全站搜索:
当前位置:主页 > 138kj本港台开奖直播现场牛 >

杜松奇:百年松林一代宗师——深切缅怀霍松林先生

出处:本站原创   发布时间:2021-09-28   您是第 位浏览者

  霍松林先生是具有国际学术声誉和影响的国学大师,中国古典文学研究专家、文艺理论家、诗人、书法家、教育家。其学术成就、人格魅力为海内外学术界、教育界、文化界所敬重和仰慕。我和霍先生交往30余载,结下了深厚的友谊,许多生动的场景至今仍历历在目,感人肺腑。今年是霍松林先生诞辰100周年,那些难以忘却的交往细节、先生的音容笑貌时时浮现在眼前,使我提笔写下片断回忆,以此缅怀我们这位尊敬的前辈和乡贤。

  “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天下开太平。” 写尽了一个人文学者对国家、对社会的担当和使命。优秀的知识分子总能将自身的经历与时代风云的变幻相结合,将自己的心声与民族的精神相融合,表现出崇高的家国情怀。

  霍先生一生始终心系国家、民族的安危,早在抗日战争时期,作为青少年的他就写出了《卢沟桥战歌》《八百壮士颂》《闻平型关大捷喜赋》《喜闻台儿庄大捷》等优秀作品,宣传抗战,,引起轰动。正因此,1995年纪念抗战胜利50周年之际,中国作家协会特将先生列名于“抗战时期老作家”名单中,颁赠“以笔为枪,投身抗战”的奖牌。在长达近一个世纪的岁月里,霍先生濡笔挥洒、慨然长歌,写尽人间沧桑。先后出版《唐音阁吟稿》,巜唐音阁诗词集》《唐音阁随笔集》等专集。其诗词赋联创作始终关注着现实生活,充盈着真情实感,洋溢着人间温情,意境雄阔、气势磅礴。“后乐先忧,万千气象希文记;昔闻今上,浩荡乾坤子美诗。”此是霍先生撰岳阳楼联,也是他一生创作的写照。他的诗词联赋忧时感事中浸润着中国文人的忠爱情操与贫贱不移、威武不屈之高风亮节。香港回归前夕,先生激情澎湃,作《香港回归赋》:“东亚明珠,南疆巨港。帆扬碧海,集万国之珍奇;绿涨珠江,输宗邦之营养。……旗除米字,始雪瓜分之耻;徽绽荆花,终圆璧合之梦。”此赋被香港《大公报》等数百家媒体转载。霍先生是中华诗词学会的重要发起人和创建者之一,他与时俱进,率先垂范,倡导以新声新韵写诗,其《金婚谢妻》《八十抒怀》七律组诗公认为是当代“新声新韵”律诗的经典作品,为推动中华诗词创新发展做出了卓越贡献,产生了广泛而深远的影响。2008年,他被中华诗词学会授予“中华诗词终身成就奖”。

  霍松林先生在《松林回忆录》中写到:爱亲爱乡,是爱民爱国的根本。人,是要有“根”的,不能“忘本”。霍先生对家乡天水的爱是发自内心,溢于言表。他一生始终怀着一颗热爱家乡的赤子之心,对家乡的文化建设著述立论、建言献策,做出了许多创造性、建设性、指导性的贡献。上世纪80年代,我在天水市委工作期间,亲身见证了霍松林先生身体力行、为家乡文化事业前后奔走的感人事迹。天水是中国历史文化名城,文化资源丰富,尤其是作为远古文明标志的伏羲文化,在天水有代表性。如何全面、系统、深入地研究、开发伏羲文化,需要有全国性的权威专家来主持定调。大家一致想到了既是陇上骄子、又为学界泰斗,学高德昭的霍松林先生。当天水市委有关部门负责人联系霍松林先生,请求就伏羲文化研究给予指导时,霍先生愉快地接受了邀请,详细地论证了天水与伏羲文化之关系:

  天水是中华文明的重要发祥地之一。天水号称“羲皇故里”“娲皇故里”“轩辕故里”,古史系统开天明道的三皇五帝,天水独占其三。解放前,北平宣武门外的关中会馆(为陕西省和甘肃省所共有)门口的木刻对联就是:“羲皇故里,河岳根源。”如果说“故里”云者尚属传说,那么秦安大地湾遗址的发掘则以其彩陶、碳化黍、刻画符号、地画、宫殿式建筑、料礓石地面等遗物,实证了天水一带的古老文明。大地湾文化把中华“五千年文明史”的定论推翻、并向前延伸了三千年,使天水作为中华文明重要发祥地之一的地位更为牢靠、显亮、重要。

  这就从理论上论证了天水是中华文明曙光升起的地方之一,是伏羲文化的发祥地,以及天水作为“羲皇故里”的历史地位,为天水市公祭伏羲文化活动奠定了理论基础。

  霍先生不仅以自己渊博的学识论证了天水是“羲皇故里”,而且亲自为公祭伏羲大典撰写祭文,多次出席公祭伏羲大典。1988年,天水市首届公祭伏羲大典筹备初始,对于大典的祭祀礼仪、公祭文等,霍先生都极表关心,并以其如椽巨笔亲自撰写祭文。《公祭伏羲文》开宗明义,首先记述伏羲氏“生于成纪,史有文明。乘时崛起,清渭之滨。”称赞伏羲氏“始作网罟,以渔以猎。如草方萌,如夜初旦。继此而往,代有贤能;耕耘教化,日进文明”的历史功绩,文末彰显“敬告太昊,用表决心;超唐迈汉,共建奇勋”的公祭目的,大气并包、佳章丽句,士林传诵,盛极一时。进入90年代,国内各种公祭大典层出不穷,每届大典祭文的撰写都是重头戏,霍先生为后来国内公祭大典祭文的撰写树立了一个范式,具有一定示范引领作用。

  2000年,迎着新世纪的曙光,霍先生迎来了八十寿辰。11月28日,我随时任天水市委书记王洪宾同志赴西安市参加霍老八十寿辰庆祝会。霍老从教六十周年暨八十寿诞学术研讨会隆重热烈,时任陕西省委常委栗战书同志发表了热情洋溢的讲话。霍老精神矍铄,谈笑风生,豪情满怀。正如他在巜八十述怀》中所表达的“高歌盛世情犹热,广育英才志愈坚,假我韶光数十载,更将硕果献尧天。”在会上,我们广泛接触各方面人士,推介了天水、宣传了天水,也与霍老结下了深厚情谊。会后,我们赴唐音阁看望先生,与先生商讨中华伏羲文化研究会成立的有关事宜。他提出了不少好的建议。2002年12月,中华伏羲文化研究会在北京成立,邓成城先生任会长,霍松林先生与王光英、周巍峙、牟本理、李学勤先生等一起被推举为名誉会长,我担任伏羲文化研究会副会长兼秘书长,增多了向他请教的机会。

  天水市公祭伏羲大典,前17届为市祭,从2005年开始升格为省祭。我作为伏羲节庆组委会常务副主任、主任主持了2005年和2006年两届节会的筹备组织工作。时间虽然过去了十五、六年,其中许多与霍先生交往的细节至今历历在目。2005年伏羲公祭大典,不同于以往17届祭典,是由市祭改为省祭的首次公祭典礼,又逢值天水建市二十周年,公祭规格之高、规模之大、活动之多前所未有。公祭大典的祭文是画龙点睛之笔,堪称重中之重。为了撰写高质量的祭文,我们成立了由省、市专家学者组成的撰写组,经过集体努力,拿出祭文初稿;再由各方面专家成立评审组,召开评审会,对祭文进行集体修改,形成修改稿;最后征求学界专家学者的意见,最终定稿。2005年春节过后不久,我即赴西安拜访霍先生,就伏羲文化节有关事宜与先生商讨。当时霍先生已是84岁高龄,但精神矍铄、风骨依旧。我简要说明来意,就祭文等事宜征求霍先生意见。霍老欣然应诺,他说:“凡天水要我办的事情,我都照办,也算是为家乡文化事业发挥一些余热。”过了两周,先生便寄来了经他多次修改的祭文:“陇坂高峻,渭水逶迤。大哉伏羲,诞生成纪。始画八卦,文明肇启。以龙纪官,分部治理。”在《祭文》中,霍先生系统总结了人文始祖伏羲画八卦、造书契、定嫁娶、制九针、作网罟、教民稼穑、以渔以猎的丰功伟绩,又阐明公祭伏羲氏的现实意义和价值。2005年的公祭伏羲大典,规格很高,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许嘉璐、全国政协副主席张怀西、国家有关部委领导、省上四大班子及各厅局领导和全省其它13个市州领导、港澳台同胞代表、研究伏羲文化的专家、天水友好城市、经济协作及文化交流城市代表和境内外新闻记者约10000余人参加了公祭活动。省政协主席仲兆隆主持公祭大典,省政府常务副省长徐守盛恭读祭文。霍先生修改的祭文无疑是公祭大典成功的重要保障之一。今天,伏羲文化已经成为天水乃至甘肃重要的文化品牌,天水也成为海内外华夏儿女寻根问祖的重要场所,这与霍先生的大力支持、身体力行的参与、不遗余力的宣传推广是分不开的。

  唐肃宗乾元二年(759年)秋,“诗圣”杜甫“满目悲生事,因人作远游”,度关陇、客秦州,寓居陇右三个多月,作诗117首。杜甫陇右诗作,题材广泛,内容丰富,艺术价值独特,为天水乃至甘肃省深厚的历史文化增添了浓墨重彩的一笔,已经成为天水历史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历史文化名人对一个城市知名度的影响是不可小视的,如王勃《滕王阁序》与南昌滕王阁、范仲淹《岳阳楼记》与湖南岳阳楼等。如何利用杜甫陇右诗来提升家乡天水的文化知名度,一直是霍先生思考的问题。霍老对杜甫诗有深入研究,有自已的卓见,发表了杜甫研究史上独到的见解,所以被推举为中国杜甫研究会首任会长。他对天水杜甫陇右诗研究颇有建树,对天水宣传研究杜甫陇右诗十分关心。在1996年特意致函天水市委市政府,建议将第二届国际杜诗研讨会放在天水召开。此次年会,来自全国十多个省市和港澳台地区80多名代表与会,共收到学术论文60余篇。与会学者集中讨论了杜甫陇右诗的思想内容、艺术成就和在杜诗中的地位,权威学术期刊《文学遗产》1997年第1期作了专门报道。这次会议是国内学术界的一件大事,也是天水文化建设中的一场盛事,有力地提升了天水的知名度。霍松林先生后来在其《松林回忆录》中深情回忆道:

  鉴于杜甫陇右诗的艺术特色,也由于我想促进家乡学者对杜甫陇右诗的深入研究,决定在天水市召开第二次杜诗研究会。天水师院党委书记杜松奇同志在《殷殷深情寄桑梓——记霍松林先生二三事》中是这样说的:“1996年,霍先生利用自己担任中国杜甫研究会会长的社会身份和地位,特意将第二届国际杜诗研讨会定在家乡天水召开,并代天水筹集了六万元经费。”当时的六万元可不是一个小数目,那是我转求学会的顾问韩劲草同志筹措的。天水配合杜诗研究会,创建了杜甫诗书画院,筹建诗圣碑林,做了不少工作。

  天水“二妙轩”碑廊的建设,是霍先生关心家乡文化建设的又一生动例证。《直隶秦州新志》记载:宋琬为官秦州时“重修杜甫草堂,集兰州《淳化阁帖》及西安碑林之晋人帖,书杜甫《秦州诗》勒诸石,时称‘二妙’”。可惜后来世道沧桑、此碑毁坏。上世纪90年代,天水市委、市政府从天水文化发展的需要出发,决定重建杜诗碑林。清代“二妙轩”碑廊已毁,资料无觅。又是霍老提供资料说一位天水友人手中藏有“二妙轩”拓本,上世纪六十年代初,这位朋友找到他家,让他鉴定此拓本,“友人曾想将此拓本放在我处,我知道它价值很高、很珍贵,不敢掠人之美,仍让他带回妥善保管。幸亏没有放在我这里,若放在我处,我文革中被打倒、抄家,如此珍贵的拓本肯定就被毁了,真是功不枉费、善不错行啊!”循着霍老提供的线索,几经周折,最后从漳县获得了“二妙轩”碑拓本。得知拓本发现后,霍先生又赶赴天水鉴定认可。他详细论证了此拓本的杜诗学文献价值,认为此拓片堪称海内孤本,流散多年、重现天水,实乃幸事。在“二妙轩”碑林建设过程中,先生还以自己应邀建设“中国常德诗墙”的经验,叮嘱杜诗碑廊“乃不朽工程”,一定要选取上好的石材、上好的刻工,方能与“二妙”相称,并亲自作了序。霍先生在其《松林回忆录》中写道:

  上面提到的事(指天水诗圣碑林,笔者注),天水师范学院党委书记杜松奇在《殷殷深情寄桑梓——记霍松林先生二三事》一文中有如下记述:天水“二妙轩”碑廊的建成,是霍先生关心家乡文化建设的又一生动例证。根据历史记载,“(宋)琬在官时,重修杜甫草堂,集兰州《淳化阁帖》及西安碑林之晋人帖,书杜甫《秦州诗》勒诸石,时称‘二妙’。”可见“二妙轩”碑在清代顺治年间就诞生了。但世道沧桑,此碑已不复存在。上世纪90年代,天水市委、市政府为了弘扬杜甫陇右诗文化,决定筹建诗圣碑林。霍先生曾说自己早年曾见过“二妙轩”拓本,可以跟踪寻找。……当“二妙轩”碑廊巍然屹立于南山之巅时,先生如释重负、赋诗称赞曰:“山阴王字美,陇右杜诗雄。二妙传羲皇,群贤赞宋公。访碑南郭寺,览胜隗嚣宫。喜作秦州颂,腾飞舞巨龙。”的确,没有先生的指点与帮助,“二妙轩”这一秦州胜景不可能如此迅速地建成,先生关心、支持天水文化建设的拳拳之情也使家乡山水倍增秀色。

  一个城市的文化内涵、文化品位需要不断发掘、建设、充实、提高。因为杜甫陇右诗、南郭寺“诗史堂”“二妙轩”碑廊、东柯谷的杜甫草堂等,陇原大地上的人文得以光大,山川得以增色,使外地旅游者很好地认识了天水、了解了天水。

  2006年中国天水伏羲文化旅游节,我们以“弘扬伏羲文化、保护文化遗产、展示陇右文明、建设和谐天水”为宗旨,突出公祭中华人文始祖伏羲大典,同时举办杜甫陇右诗(意)书画作品展、陇右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成果展(演)等10余项活动。作为节庆活动的组成部分,我主编的《杜甫陇右诗意画》特邀霍先生担任顾问,先生慨然答应,并主动推荐他的学生,时任中国书法家协会副主席的钟明善先生也任顾问,对此次书画展增色不少。2006年4月,先生又特意给我寄来他前些年撰写的《诗圣颂》长诗,叮嘱“《天水文学》可转载。”霍老支持家乡文化建设所带来的持久、持续的文化效益今后还会源源不断地显现出来。

  2007年初我到天水师范学院工作后,坚持每年至少一次看望霍松林先生,也更加感受到先生的大师风范。2009年学校50周年校庆前夕,我们专程赴西安唐音阁看望先生,当他听到天水师院近年来快速发展、各项事业蒸蒸日上时,脸上露出了欣慰的笑容。他语重心长地说,“特色是一个学校的生命,天水师范学院地处‘羲皇故里’的陇上,就要深入挖掘、研究当地厚重的历史文化内涵,这些东西是我们家乡的长处,也是别人无可替代的,这样自然就形成了一个学校的优势。天水师院在陇右文化研究方面已经取得了良好的成绩,有很多东西可以挖掘,要继续努力,积淀几年,会有成绩的。”先生的严谨分析和谆谆教诲,使我们进一步明确了办学方向,坚定了工作的信心,鞭策我们加倍努力工作。

  大学一个重要的功能就是传承优秀文化,传承优秀传统文化需要一个好的平台才能落到实处,应该给全校师生营构一个良好的学术氛围。鉴于霍老的学术影响和人格魅力,2010年3月,我专门赴唐音阁商讨为霍先生在天水师院建立艺术馆的事。当我说明想法,霍老欣然同意,并当场答应将他珍藏的书籍,他个人的各种获奖证书、字画等捐赠艺术馆。他对我说:“我共有两万多册藏书,我整理一下,留上七、八百册,其余的都送给你们学校吧。”很快,霍先生将整理后的三千余册图书、几十幅字画、手稿、珍贵照片等无偿捐赠学校。以此为基础,我们很快筹建了“霍松林艺术馆”,作为收藏霍松林先生捐赠图书及研究霍松林学术思想的文化基地。建成后的霍松林艺术馆,共收藏霍先生捐赠的书籍3000余册,珍贵古籍319册,期刊27种,名家书画作品167幅,音像资料54种,各种荣誉证书123本。其中“于右任书《〈呻吟语〉序》霍松林跋”手札、霍松林先生自己创作并手书的书法作品10多件。

  在霍松林艺术馆藏品中,最珍贵的当属霍先生捐献的任其昌写给他父亲霍众特老的一幅对联:

  此副楹联,是霍先生当面向我捐赠的,当时的捐赠情景至今仍很清晰。2010年12月23日,霍松林艺术馆建设已基本完成,我带领学校有关同志赴唐音阁向霍先生汇报进展,并商讨艺术馆开馆事宜。一见面霍先生略带歉意地说:“原来想将我的全部书籍捐赠给天水师院,现在陕西师大也要为我建一个艺术馆,把家里本想捐给你们的书都拉走了。”我安慰霍老说:“我们给您建的艺术馆走在了前面,能得到您老人家捐赠的一部分书籍、字画、证书等,我们已经很满足、知足了。”听了这话,霍先生起身走进了书房,转身郑重地拿出他珍藏了一百余年的楹联,说:“我本有歉意,你倒反过来安慰我了,让我感动。这是家父在陇南书院学习时,山长任其昌赠给家父的一副对联,也是先人的遗物,今天我捐赠给你们,表示我的一个心意。生财有道心水论坛,”当着我们的面,霍先生庄重地在所赠对联上写了跋语:

  家父众特先生中秀才后入陇南书院深造,颇受任其昌山长器重,亲赐手书楹联,至今已一百多年矣。顷闻任山长墨宝家乡已极罕觏,故弥足珍贵。今天水师范学院为余修建之艺术馆落成,因郑重捐赠,希装镜框悬于馆中,供乡人瞻仰。霍松林谨记,时年九十。

  任其昌(1830—1900),字士言,天水市秦城区人,同治四年(1865年)进士,授户部主事。晚年主讲天水、陇南书院,《清史稿》有传。此副任其昌真迹,加以霍先生之题跋,堪称“二妙”,凝聚着两位大师的心血,当之无愧地成为天水师院霍松林艺术馆的镇馆之宝。

  经过近一年时间的紧张筹备和建设,2011年6月25日上午,由沈鹏先生题写馆名的霍松林艺术馆开馆仪式暨霍松林学术研讨会在天水师范学院隆重举行。此前,霍老答应他将亲自参加,并给我说国务院一位领导也答应来参加。后来,霍老因身体原因未能出席,国务院领导同志因公务时间冲突也未能来。霍先生委托其儿子、陕西师范大学霍有亮教授,儿媳高一农教授专程参加。霍老培养的博士、清华大学博士生导师孙明君教授,《青年文摘》主编李钊平编审,陕西师范大学博士生导师刘锋焘教授等光临,庆祝霍松林艺术馆开馆和研讨会。开馆仪式隆重而热烈,聘任陕西师范大学文学院博士生导师霍有明教授为霍松林艺术馆名誉馆长。我在致辞中高度评价了霍松林先生的学术成就、道德文章以及建立艺术馆的意义。建立霍松林先生艺术馆,就是要激励全院师生的教学、学习热情,让每位师生都知道,在天水这块并不富裕的土壤上曾经成长过一代文化伟人。今后,艺术馆要不断充实,继续收集有关霍先生的资料,如论文手迹、在全国各地的题词,霍先生弟子的著作等,并向全社会开放,使之成为研究霍松林先生学术思想的文化中心,成为天水地区的一张文化品牌。

  霍松林先生的博士生、清华大学中文系党总支副书记、博士生导师孙明君教授在致辞中高度评价了天水师院党委尊重知识、尊重人才,自觉弘扬一代学术大师文化精神的举措,认为是天水师范学院在加强学科建设,推进学术繁荣,扩大学校影响方面的大手笔、大文章。他代表霍先生在全国的六十余位博士生感谢天水师院,并表示今后将为艺术馆做出自己的贡献。霍先生的亲属、弟子,陕西师范大学博士生导师高一农教授代表霍先生衷心感谢学校专门为霍先生建立艺术馆。艺术馆开馆仪式结束后,还举行了霍松林学术研讨会,霍先生家属、弟子代表及学校师生四十余人参加了研讨会。与会者主要就霍松林先生的人格风范、学术成就等进行了研讨。

  霍松林艺术馆建成至今已10余年了,各级领导来学校考察、调研,必去艺术馆参观;每届大学生入学教育,艺术馆是一个很好的平台;天水市当地民众、外地游客、国外友好人士等纷纷前来参观,良好的社会文化效益日益显示出来。艺术馆也得到霍先生的赞许,在其《松林回忆录》中写道:

  天水市也是我念念不忘的故乡,我在这里上初中、上高中,教小学、教中学,留下了许多美好的回忆。改革开放以来,我在促进天水市的文化建设方面做了力所能及的工作,原任天水市委领导、现任天水师院党委书记的杜松奇同志在《殷殷深情寄桑梓——记霍松林先生二三事》一文中做了过高的评价。我将三千多册图书、七十七件书画和一百多盒音像资料及其他文物捐献给天水师院,该院即创建“霍松林艺术馆”。我的儿子、儿媳和我的博士弟子多人参加了隆重的开馆仪式。据说,开馆后参观者络绎不绝,已经成为天水著名的文化景观,影响深远。

  “呱呱落地秀才家,清渭迎门枣径斜。”霍松林先生1921年出生于天水市麦积区琥珀乡一儒医世家,幼承家学,受名师熏陶,与文学相伴,和教育结缘,痴迷一生。在其70 余载的科研和教学生涯中,笔耕不辍,立论著文,刻苦治学,培育英才,加以其刚正不阿、勇于独抒己见的学术品格,终成为文学界泰斗。霍先生他自己总结:“我这一辈子很简单,就是围绕文学,做了读书、教书、写书三件事情。”他把每一件事都做到了极致,教书70余载,培育本科生数以千计,博士生60余人;出版学术著作30余部、诗词集3部、随笔集2部,主编书籍40余部,发表论文散文近200篇。先生却谦虚低调,礼贤所有来访者。听他谈话,平缓实在的天水话,颇感亲切,如沐春风。记得在他八十寿辰庆祝会上,面对大家的高度评价和良好祝福,先生谦虚风趣地说:“今天大家给我戴了很多‘高帽子’,我其实就是一个教书匠罢了。”霍老那浓浓的乡音、爽朗的笑声,至今仍在耳边回响!

  对我这个忘年交,霍老甚为关照。每次见面,他总要关切地询问我的工作和家里情况。2006年6月份,天水市原人大主任桐树苞同志发起筹备成立天水杜甫研究会并召开首次研讨会,我为桐老离而不休的精神感动,作了一首《杜甫研讨会感赋》赠给桐树苞老。2008年冬,我赴唐音阁看望先生,没想到霍先生对此竟也十分熟悉,他当场吟诵道:“一自天河注水长,诗书文脉载碑廊。秦州宦履如星乱,谁可齐肩宋荔裳?”对我说:“你搞创作也是不错的。”这句看似平常的话语,饱含着对我的肯定。多年来,党务行政工作占去了我的绝大多数时间和精力,但我始终保持着对文史知识的热爱。在我起身准备离开时,先生说:“这么多年,你从未向我提个人要求,我送你几本书、一幅字。”先生进屋,给我拿出自己的《霍松林诗词集》《青春集》等书及写好的一幅条幅:“好雨深宵浥旱尘,连朝飞絮尚纷纷。推窗细味儿时乐,笑看群童塑雪人。”对我说:“这些年书法热很好,历来以书名世者大抵能诗能文,有的还是博古通今的学者。但当今书法队伍中不少人缺乏必要的文化积累和文学素养,文化基础薄弱,有的人分不清‘韩文公’和‘韩荆公’,当然,学养不足可以补课的。严重的是有些人竟认为像他们那样不搞学术研究,不搞诗文创作而专搞书法,才称‘书法家’;而出于学者文人之手的书法,则一概被贬低、讥讽为‘学者字’‘文人字’,这就令人啼笑皆非了。”说到霍老的书法,无论理论还是实践,其造诣之高,皆非一般书家所能及。他三岁即由闻名乡里的秀才父亲教认字、读书,要求做到眼、口、心、手“四到”,练就书法基本功。在大学读书期间的导师中,胡小石、柳翼谋既是国学大师又是大书法家。后又得当代“草圣”于右任先生面提亲授。霍老回忆“每于日夕趋谒,倘座无他客,则论学谈艺,恒到深夜。”在于右任身边三年里,耳濡目染,使霍老于书法领悟颇深。后来对碑帖又有深入涉猎,做到学古人而不为古人所限,形成了独特风格。中国书协顾问钟明善先生专门撰文介绍霍老书法:“他的字像他的诗一样,刚健含婀娜,韶秀寓清淑,笔法严谨而笔势活泼多变,纵笔挥洒,波澜起伏,留笔敛气,寓刚于柔,潇洒自若。结字中宫紧收而舒放其笔,斜侧取势而中心平稳,险绝而归于平正,直率而不拘成规。在当今学者书家中已形成自己独具的面目。”但多年来霍老从不以书法家自居,不出书法集。有一次他笑呵呵地给我说,陕西的书法家劝他“您不能卖字,不然我们就没饭吃了。”后来宝鸡市一位领导,也是霍老的学生,主动张罗为霍老出版了书法集,由林岫先生题书名,钟明善先生和茹桂先生作序。霍老的每件作品都是自创自撰,www.72889.com,沈鹏先生题诗云:“一卷能涵世纪心,岂惟韵语接唐音。森然筋骨闲暇事,物态情思笔屈金。”道出了霍老饱学儒雅的大家风范。霍先生赠我的这一幅字,我请人装裱后一直挂在书房,每当看到这一幅字,就回想起当年霍老先生为我赠书题字的情景……

  2010年5月,我又去西安看望霍先生,当时正在筹办九十寿诞,霍老刚刚搬入新居,一进门,他拉着我的手,领我参观装修一新的新房子,边走边高兴地说:“这房子好啊,早晨起来能看到终南山,下午能看到电视塔!”九秩华诞前夕,为了纪念霍先生对家乡文化建设的杰出贡献、总结霍老学术、教育成就,我撰写了《殷殷深情寄桑梓——记霍松林先生二三事》一文,在《天水师范学院学报》2010年第4期发表。在九十寿辰筹备过程中,陕西省文史馆出版《霍松林先生学术评论集》一书,当时海内外学者、艺术家来稿甚多,霍老亲自将我的这篇文章选入。在甘肃籍人士中,收录文章的只有西北师大赵逵夫教授、清华大学孙明君教授和我等数人。2010年10月18日,霍老九秩华诞暨从教七十周年庆祝大会在西安市举行。陕西省委、省政府对霍老寿辰很重视,每次都有省级领导出席。此次寿诞,原陕西省委书记张勃兴、副书记牟玲生、陕西省政协副主席李冬玉等同志专程赴会为霍老贺寿。我因临时有公务,安排学校赠送霍先生一幅中堂、一幅国画,派相关同志出席先生的九十寿辰。霍先生则赠送我一套自己亲笔签名、煌煌十卷本精装版的巨著《霍松林选集》,成为我案头朝夕相伴的文化精品。如今睹物思人、痛何如哉!

  2014年,先生给我寄来自己亲笔签名的《松林回忆录》,阅读先生大作,令我感动的是,霍先生在《回忆录》竟3次引用我的一篇小文章。霍先生一生,社会活动甚多,阅人无数,竟然对我这个晚辈如此关爱,不禁使我感慨良多!长期以来,我们往往将“教育家”和“教育学家”混为一谈,这两者虽只有一字之差,其实却有天壤之别。教育家之所以不同于教育学家,就在于他不仅能“妙手著文章”,更能“铁肩担道义”,能有用于世、济世兴邦,有感召世人的人格力量。一个学者值得称道的不仅在他的学术成就,而是首先有非凡的道德勇气和经得起考验的人格力量,于此意义而言,霍先生实在是一代宗师。

  霍先生身体力行,多年来为家乡文化建设献策出力。天水市不少学校的校名如逸夫中学、伏羲中学、解放路第一小学等都是霍老题写;许多风景名胜都有霍先生的撰文题联。这些碑刻、楹联,霍先生无不精心撰构、文思佳妙、堪称名作,兹举几例。如霍先生为伏羲庙太极殿撰书楹联:

  这些楹联形象生动,极其精炼,巧妙地化家乡自然山水入联而不着痕迹,或高度概括出了每一处名胜之地的特色,或饱含着对家乡学子的殷切期盼,已经成为天水历史文化和旅游胜地的重要组成部分。

  天水一些单位,天水人的著作,请霍老题字题款作序,他都慨然允诺。这些常人认为应酬性的文字,霍老始终认真对待,篇篇有见地、有特色、有真情。据我经眼,霍先生为家乡人著述作序,有霍想有主编《伏羲文化》,马永慎《晚霁楼吟稿》,陈琳、程凯《羲皇故里楹联选》,长篇历史小说《羲皇》《天水通史》等30余部。1984年天水市诗词学会成立,霍先生欣然题写《渭滨吟草》刊名,并成为刊物的忠实读者。2008年天水书画院成立,先生先后作《天水诗书画院赋》《天水诗书画研究院筹建碑记》《贺天水书画院成立》诗等。“卦台山高渭水清,故乡常在梦魂中。”从上世纪40年代起,霍先生游学金陵、流寓广州、主讲重庆南林学院、任教西北大学、陕西师范大学等,一直在外地工作,但他对家乡的山山水水数十年梦魂萦绕,有着深厚的感情;对家乡学子不遗余力地提携,奖引后进,唯恐不及,家乡的人也对他始终怀着敬仰之情。

  2017年2月1日,春寒料峭,微微的寒意中多了几分凄冷。得知霍松林先生去世的噩耗,我一时竟不敢相信这是线日早晨,我去西安吊唁先生。渭水含悲、群山垂泪,往日短短的距离,今天却显得格外漫长,我的脑际不断浮现出与霍老30多年来交往的点点滴滴,心情无比沉痛!

  霍先生的灵堂就设在唐音阁里,霍老的遗体安放在鲜花翠柏之中,庄严而肃穆,楼下已经摆放了长长两排花圈。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国务院副总理马凯发来唁电、送花圈表示哀悼,北京大学、清华大学、复旦大学、中山大学、陕西师范大学等上百所学校送来花圈花篮。灵堂正面是西安交通大学教授、中书协顾问钟明善先生书写的挽联:“巨星陨落文坛痛失泰斗;渭水鸣瘖学子怨泣寒风。”我给霍老敬献的挽联是:

  2月5日上午,我参加先生遗体告别仪式,望着先生的遗像,不禁热泪盈眶、情不能已,霍先生生前对我的嘱托言犹在耳:2015年春节过后不久,霍老专门来电约我去西安,只说有事情安顿,言语简单正说明事情重大,我预感到有重要事情,遂马上去西安看望先生。这次见面,先生给我专门讲自己身后安排。霍老说他已95岁,人活百岁总得离世,这他想得开。但身后安置何处,他再三考虑,琥珀老家离开早,现在也没多少亲人;天水他上中学,教过书,有感情:“现在你在天水师院建立了我的艺术馆,南郭寺有我关心过的二妙轩碑廊,还有作忘年交谊的邓宝珊将军纪念馆,就把我身后安放在南山云麓,也算是叶落归根。”俗语云“临终遗言胜托孤”,天水是霍先生家乡,亲朋好友大有人在,霍先生将他的身后事托付于我,是我们这对忘年交深情厚谊的体现,是一位耄耋老人对后生晚辈莫大的信任!回来后,我抓紧和有关方面联系、接洽,五上南山现场选址,很快在杜家坪村选好了墓地,与村上和主人都协商好了。2017年霍老去世后的第一个清明节,霍先生的子女一行来到天水,我们一同赴南郭寺去看了选好的墓地,他们都很满意。不料后来事情又出现变化,多次反复后,秦州区在原选的东侧选了靠近新筑的路边一块地,我也应邀去看了,大家也都满意,我以为这就定下来了,因为有三位在职的巿领导参与此事。此后再不知这方面消息。再后来就是看视频才知道先生骨灰在2019年9月已安放在西安凤栖山陵园,霍老托付的事终至未能办成。西归有意,南山无缘,其中曲折,一言难尽,使霍老魂归故里的愿望未能实现,每忆至此,总觉得很歉疚。

  “九曲黄河通大海,瀛寰放眼看潮流”,这是霍老饱含激情的诗作,也是霍先生一生进取不息、文化育人、一代大师风范的生动体现。霍先生幼年时就“认识到天水人杰地灵,英才辈出,为中华民族的发展做出贡献的人数不胜数,便立志要做一个无愧于历代乡贤的天水人”。霍松林先生做到了!他是20世纪杰出的人文学者之一,他人格高尚、视野广阔、绛帐育人、名重杏坛,天下翕然师宗之。霍松林先生高度的学术成就、卓越的诗词创作艺术、独到的教育理念和独特的人格魅力,不仅丰富了20世纪的学术文化,更将深远地影响新世纪的学术、文化和教育发展,值得我们去认真研读,永远怀念。霍松林先生是天水一面文化大纛,一尊永远让人敬仰的丰碑。